写成情书变废纸

© 长路之光
Powered by LOFTER

年底扔一个提问箱

把我命带走。

【GGAD】黑色国王十字车站

“我对死亡感到唯一的痛苦,是没能为爱而死。”

                                          ——《霍乱时期的爱情》


简介:有人在死后的国王十字车站遇到一个自称是‘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冒牌货,他拆穿了此人的谎言,却也同时收获了真相。

CP:GGAD,隐Snarry。


正文


男人面朝上躺着,眼睛睁开而毫无焦...

一点感想

写给 @逐水浮萍 的《海底一万米》的一点感想


这篇乱七八糟的感想拖了很久。

有人说拖延大半是因为焦虑和愧疚。现在回想,几度和@逐水浮萍 谈到鹰红和OP的时候,泡在其他圈子许久的自己大抵就是这么点惭愧的小别扭,不敢明说。但具体在《海底》这篇的阅读和感想上,拖延的借口实际上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为什么?一个是从阅读故事的角度讲。OP原作中的鱼人岛一直是我不太愿仔细回想,甚至成为了对我而言唯一一个时到今天也没有复习过的两年后篇章。不愿回头看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个篇章在很多读者眼中存在争议或是诟病的不好看,而恰恰相反,当初追完连载时候的我完全打消了最开始也认为这个新篇...

数年如一抱团写黑文,晋江大作《这个神》避雷预警

………来世投胎做蛆得了。

多大仇?:

占tag致歉



    众所周知,肉食系蝴蝶聚聚经常以侮辱性的词汇描写梅西,并坚称自己并非梅西黑,如此精彩的白莲花式表演早已经震碎了大家的下巴,但是万万没想到,肉食系蝴蝶聚聚只不过是一个群体中的代表人物。经深扒发现,有一个群体明明是梅黑却依旧要带着梅西进行同人创作,从贴吧到晋江再到lofter,数年如一地在创作中对梅西极尽侮辱之能事,用尽一切办法造谣、无中生有、贬损梅西的人格。


    让我们先来简单回顾一下肉食性蝴蝶聚聚的光

Respect to all.
Fear no one.

【鹰红】莫比乌斯

前言:一个……原本夭折了的多年前生贺,应该没有发出来过。努力圆了圆聊表心意,Bug多到不敢细看。


正文


新世界的深处,几近伟大航路的尽头……一座岛屿。

一座平常的岛屿。

平常——米霍克为这个突然在脑海里蹦出的词语感到一丝吃惊,但他没有细想,只是拉了拉帽檐,向着岛上远离岸边的森林里走去。航行了数月之久,即使是世界第一大剑豪,也是需要一定补给的盗海之人。  

笔直行走,米霍克判断自己所处的气候应是夏天。炽热的阳光越过重重叶片,在底层的土壤表面留下亮灿灿的斑点。植物里的水分在高温下持续蒸腾,空气又湿又闷,逼得鸟兽寂静,只剩蚊虫躁动。闭上眼,见闻色以黑刀剑士为...

【文正】羡慕你

声临其境刚柔并济组

朱亚文X尹正

为了庆祝自己买的股票也有涨停的一天,因为和陈凯歌导演完全脑了不同的版本,意思意思改写一下节目里的那段自由发挥。勉强算是个开头,或者是大纲。积雪上头所以逻辑随便看看,真人无关,自娱自乐。


正文


“其实我很羡慕你。”

是尹正临走前给朱亚文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朱亚文想把这句话接过来,还他这个弟弟一句‘我相信你也会很幸福’。可年轻人已经戴上了耳机,拽着登机箱走进了安检的通道。

连头都没回一下。

于是,朱亚文只好打开手机,把要嘱咐的话和到那边之后的银行卡号,一并给他这个名义上的弟弟发过去。等屏幕跳出邮件投递成功之后,他关上了手机。...

来吧,为了生命;
来吧,为了他们;
来吧,为了生活;
让我们记住那些曾经和我们在一起的人。

灵能百分百| Another Beginning

很久很久以前写到一半差点放弃的梗,没想到转眼漫画已经完结了。

如果灵幻新隆并没有辞掉最开始的工作……一个相谈所诞生缘由的重新假设,逻辑不可推敲。原则上是酒灵+茂的清水向三角,部分引用改写了漫画中酒窝出场和灵幻篇的台词。

角色属于One老师,OOC属于我。


0%


灵幻新隆站在天台上已经很久了。

说起来,他也不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直到大厦间习习的深夜冷风吹来,灵幻新隆才模模糊糊地想起,自己应该是刚从公司的酒会出来。

那是什么样的酒会?

血液沉到脚底,酒精浮上脑袋,灵幻新隆扶着栏杆摇摇晃晃,终于唤回了一点残留记忆。

啊,是他的升职酒会。

月底业绩考...

1/20